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紀念陳忠實先生專題

受人敬仰陳忠實(祁廣來)

文章來源:陜西作家網 發表時間:2016-05-05

  4月29日早上8點多,我從微信圈得到了陳忠實先生因病去世的噩耗。頓時,悲痛、惋惜之情堵在了心頭,根本不想相信這是事實!坐在辦公室的我看著面前的白墻,好久才回過神來。接著,回憶起與先生交往的點點滴滴——我模糊的淚眼里,先生的身影和形象一會實一會虛;伴隨著唏噓的哀嘆,對先生人品作品的崇敬、贊賞不斷升華!

  陳忠實先生以長篇小說《白鹿原》為代表,其高度、厚度、深度不用我說,結論是明擺的被廣泛稱贊的不爭的事實。

  對陳先生的人品,我的腦海一直記著與先生交往十多年來的幾件小事——

  因為工作關系,我在多個場合與陳忠實先生見過面,但前幾次都是和時任作協主席的陳先生打個招呼、握下手、遞上名片。

  直到2009年8月27日,在西安舉辦的《白鹿原》座談簽名會上,才有幸實實在在和陳先生近距離接觸:按照事先安排,與會人員發言完畢,陳先生開始給與會嘉賓每人一冊《白鹿原》的扉頁簽名。輪到給我簽名,我作著自我介紹:“我是省委《當代陜西》雜志的,名字叫......”還沒等我說完,先生就說:“你們雜志給我上過封面,對我宣傳不少!”看著其他人還等著先生簽名,我就報了姓名,先生很快用鋼筆在書的扉頁簽下了我和他的姓名及日期。午飯席間,與會者不斷向先生敬酒,說些贊揚、介紹和聽不清的話。那天,先生始終端著一杯啤酒接應碰杯。我給先生敬酒時,簡單說了幾句,提議能不能單獨合影,先生爽快地說:“好!”并比先前碰杯時直了一下身,于是,留下了我和先生共舉酒杯的照片——也是我與先生唯一的合影!

  此后,我也發過兩次短信,想求陳先生一幅書法作品掛在我的書房。每次先生都即時回過來電話說“可以!”但因為有時先生不在西安或者忙于其他事情,登門求字的事也就擱了下來。

  時間到了2015年春天,終于考慮好了就用“得心堂”作為我的書齋名,便請一些文化名人和書法名家寫個齋號,陳先生自然是優質人選之一。

  7月9日(星期四)下午4點20分,我抱著試試看的心理,向先生發了短信:

  “陳主席近好!我是省委《當代陜西》雜志社祁廣來,久未聯系您了,想請您為我的書房“得心堂”題名(四尺對開橫幅),不知能否?”

  當天沒有回音!

  我想,可能先生忙沒回電話。

  一連三天還沒有回音!

  我想,先生肯定不答應。

  我,只有失望!

  ......

  7月13日(星期一)上午,一個陌生電話打了過來。

  一接,是省作協楊毅的:“你是省委祁廣來嗎?”

  “是!”

  “陳主席給你寫的字在我這兒,下午能不能來???”

  “能!”

  都掛了電話。

  聽到好消息,我有些激動,回答也很簡潔!

  下午3點半左右,我找到了楊毅同志辦公室。簡單認識了一下,沒等落座,楊就從桌面一個大信袋里取出并展開了先生的墨寶:得心堂!

  我仔細地欣賞著,高興一個勁地在內心涌動,嘴上連說了幾個“謝謝!”

  這時,楊毅給我沏好茶,我坐在了他對面的沙發上。

  “陳主席能在百忙中給我書齋題名,真是非常感謝!”我說,“有機會去拜訪一下主席,他住哪兒?”

  “他最近身體不好,住院治療?!睏钫f。

  “在哪個醫院?哪個科室?床位號多少?”我急切地問。

  “陳主席說話不方便,家人和醫院不讓探望!”

  “那就等他出院后我當面感謝?!甭犞鴹钫\懇地回答和婉言謝絕,我除了尊重,別無選擇。

  又聊了些工作上的話,我離開了省作協。

  一路上,我仔細看著信袋上陳先生用鋼筆寫下我的單位、姓名、手機號和“陳托”,字跡綿中遒勁。

  我在想:啥時候能當面感謝陳主席呢?!

  下午一下班,我立即給先生用短信留言:

  陳主席您好!下午拿到您的字,非常感謝!尤其知道您身體欠佳時書寫令我很是感動。本想去醫院探望,楊書記說您說話不便。祝您早日康復!改天面謝!

  后來,幾次想去醫院探望先生,都被謝絕了。唉!

  4月29日得到噩耗后幾天來,我一直沉浸在惋惜與悲痛之中。

  每當和同事、朋友、家人談起陳忠實先生,都對他的人品表現出內心無比的敬仰!       

  5月3日早上,我刻意身著西裝,來到門頭扎著黑色挽帳的作協——向先生敬獻我在“五一”假期用心擬寫的書法挽聯:“白鹿原長留中華文壇;得心堂永念人間俊杰?!辈⒃诿C穆的追思大廳向先生遺像虔誠而又深深地鞠了三躬!

  謝意,終于當著先生的“面”予以表達,但確實太遲太遲!

  然而,對于先生的感激和人品的崇敬,在內心永遠永遠......

 ?。ㄆ顝V來 齋號“得心堂”,陜西興平人。中共陜西省委當代陜西雜志社副編審,陜西省書畫藝術研究院副院長、陜西省書畫藝術研究中心研究員。書法作品以雞毫隸書和行草見長,多次入選全國和省級書法展并獲獎。)